• 您的位置:首页>> 文章正文
  • 【报告文学】天堂村脱贫路上的飞燕情缘

    2018-7-5 来源:高县新闻网

    你是谁?

    “2018年是高县脱贫攻坚的摘帽之年。”这是2017年12月8日,高县第十四届二次党代会向53万高县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脱贫攻坚的总动员令早已发出,决战决胜的号角已吹响在路上。

    2018年初春,高州大地万木百草皆茵茵萌发。2月7日,高县2018年度第一次脱贫攻坚会议,再次对决战攻坚2018年脱贫“摘帽”作出细化安排。凝心聚力,展现宣传带领群众真抓实干、克难攻坚、脱贫致富的第一书记,确保脱贫“摘帽”目标如期实现。作为新闻战线的一员,深知自己责无旁贷,更是使命所在。

    万事开头难。从何地何人何事出发呢?以什么新闻体裁方式呢?描写对象在哪里?新闻人的通病总是让我无数个夜里失眠。说偶遇、巧偶、相遇都可以的,也许正是印了一句话“只要你永远在准备中”,一切皆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去年的冬天,大街上跑三轮的师傅都说比往年冷的时间要长得多。一天,已过下班时间,还在整理材料的我接到赵仕龙(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委外宣办主任)的电话,说是大街上遇着进城办事的“家乡”朋友了,晚餐还没有着落,让我马上放下手中活小聚。只记得是高县庆符镇步行街一家火锅店,我是三步并着两步跑最后一个到。“来,来,来,快坐,我给你介绍......”赵仕龙是热心人,话自然是他抢着说,“这是XXX副镇长,这是XXX村支书记,这个是小张、小李......这个是天堂村钟书记。”

    你是谁?钟立,你是钟立,1.7米多高的瘦小个子,黑黑的带着副眼镜,没有什么特别的外形。时间与缘分的子集,总让人把相遇过的美好留下在记忆最深入。与钟立的相遇开始于电话语音。2011年初,钟立就职于高县县委办,一次一个材料是我写的,因为自己的疏忽,稿子里面有几处用语和标点符号使用得不正确,你通过电话及时与我对接并作了修改,感激之情深留在心底。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听说你已经考调到市上去了,你的身影我也就渐渐的模糊起来。

    钟立,男,汉族,2008年4月入党,生于1986年,大学学历,现任共青团宜宾市委学少部部长、中共高县罗场镇党委副书记(挂职)、中共高县罗场镇天堂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挂职)。

    今日算是巧遇吧!人们啊,往往如此,有时在一起工作几十年,却依然形同陌路;有时,巧遇多年不见的朋友,就好像几辈子之前就相知了。带个眼镜儿、黑黑的,高个小钟立书记对我而言就是这样,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人嘛,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大概是因为他直爽的性格,也可能是因为他成熟的神情,也许是因为他太平凡、太普通—普通得消失在人群中你无法发现。我觉得,他是一位生活在群众中、朴朴实实的驻村工作者。我想:他,也许正是让我失眠脱贫攻坚千万代表里,寻了千百回的主角。当下,在新时代我县脱贫攻坚的新征途上,我正应该从普通中找到我县广大脱贫攻坚干部的缩影。

    相互嘘寒问暧间,我的采访意图被他拒绝了。“我只是和同志们一起做了一些应该做的小事,微不足道,千万别写我......”“是上级党委政府的关心、宜宾团市委的支持......”一名党龄快到10年的党员,正当青年,放到别个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为何拒我千里之外呢?难道有什么特殊情况?我要弄个明白。

    依靠谁?

    缘分可遇不可求,工作要实实在做。

    2月11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凉山考察脱贫攻坚工作时强调,打赢脱贫攻坚战,特别要建强基层党支部。村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要真抓实干、坚持不懈,真正把让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基层如何坚定用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重要指示精神,以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在巴蜀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带着对基层脱贫攻坚为主线寻找,我走进了天堂村。

    2月12日,星期一,多云,8-12 ℃,这是手机上显示的天气预报。中午12:43分,我拨通了钟立书记电话,让他告诉我天堂村村主任的电话,一会儿我要到村上去看看。没有想到,他整个上午在村上开总结会,说在村上等着我。回家过年的车太多,单位的张师傅开车载着我和同事刁颖从县城出发,一路走一路堵,车在罗场镇快进要入大桥处,几乎与别的师傅们发生争执。其实我心情与师傅差不多一样的堵得慌,今天我们只是让村主任带个路,到村上看看,不想小钟却在村上。他不让我去村上采访农户怎么办?又拒绝接受我的采访怎么办......

    人们常说“越怕什么越要来”。但只要勇于去面对,上天总会眷恋你。一路堵一路颠簸,15:30分总算到了天堂村村委会,听到车子响动声音,小钟第一个从二楼急步下楼迎接我们。在村委会的广场上围墙上,“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聚焦目标任务 决胜脱贫攻坚”“村务公开”“忠孝文化”等近30个宣传栏和展板的展示让我应接不暇,小憩参观一圈后,我们才进入底楼大厅落座。端起茶杯饮一口之后,我环顾四周,人呢?咋只有三位,不是说开总结会,难道......有意回避我,应该是我想多了。村主任袁桥发现我的诧异,忙说:“钟书记16:30分还要参加镇上的党委会,听说路上堵车都急慌了......”小钟才接过话说:“欢迎你们来天堂村作客,天堂村去年底通过了脱贫村的验收。你们多多写写党委政府关心、各级各部门的帮助和社会各界的支持.......真的不要写我。”这下该我晕了,不过心中甚是喜悦。在我提高几乎是快要生气的语气催促声中,小钟才和该镇的吴治德副镇长下山开会去了。

    我是吸烟的人,接过袁主任递给我的一支天子牌烟,我看了半晌才点燃——只要是高县基层一线的干部同志们都清楚。振兴川烟精神,就在这样无数个画面中瞬间得到了凝固,总是这样的朴实动作差点让我泪奔。因为我很少抽川烟,在内心羞愧与吞吐享受云雾之间,总算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闲聊之间话题自然进行中。我边打开随身携带的《高县精准扶贫政策宣传手册(2017年版)》,边对袁主任说道:“祝贺你们村顺利通过去年12月份的脱贫摘帽验收哟!我想请袁主任谈谈你们村就贫困村退出标准方面一些情况。”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对自己的扶贫工作“要做到心中有数,了如指掌,对答如流。”县委李康书记2月7日在2018年度第一次脱贫攻坚会议上的讲话,还在我耳边余音未去。袁主任没有加任何思索,微微吸了一口烟,语言犹如山洪而来。

    “我们村有7个村民小组,248户,901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55户187人。截止2017年11月底,全村已实现51户178名贫困人口脱贫,整村达到退出标准,于2017年11月通过市级验收认定,12月被宜宾市政府批准达标退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3%,比标准3%低很多。”“天堂村将50万元产业发展扶持金入股四川龙溪茶业有限公司按年收取分红25000元,天堂村将15万元产业发展扶持金入股四川早白尖茶业有限公司按年收取分红9000元,茶场场地每年租金1000元,共35000元÷901人=38.8元/人,远远高于村集体经济经营性累积收入为农业人口人均6元人民币以上的标准。”

    要得富,先修路,路通人和政业兴。“本世纪初,在罗场镇党委书记肖晓东同志的带领下,在村委会的组织下,村民们投工投劳,修建了一条长2.3公里,3米宽,从天堂村大转拱至村委会的村主干道公路。”说到修路,袁主任总是那么的高兴,接着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断提高,原来3米宽的公路已经适应不了群众出行的需要,特别是有小车的家庭,因会车困难且已经出现过一些小小的交通意外。去年全村拓宽并硬化通村主干道2公里,彻底解决了群众出行难问题。”

    浏览该村委会的信息日志,脱贫攻坚路上小钟书记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影子,总会在纸上留下痕迹。去年6月初(实际是7日和8日),村两委先后召开村级干部、党员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专题研究天堂村主通道建设工作;8月19日,天堂村大转拱至村委会道路加宽项目招标会议顺利召开,将原有2.3公里村主干道,从宽3米加宽至5米,确定了中标单位,并于9月初正式开工;9月11日,天堂村驻村工作组召开协调加宽公路建设土地纠纷现场会......还有无数个日子是不可能全部留在纸上的,“现场查看”“测量土地”“监督施工流程”等等一切与推进公路建设有关的专业词汇,总是不能描述完修路过程他与干部们一起付出的一切。“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 党的一切工作必须以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我们要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带领人民不断创造美好生活!”这些党的十九大报告的最新精神在天堂村,这个中国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坐标上,却与我们的基层一线干部得到对应。

    朋友之间的聊天,一但投入就不太喜欢人打扰。突然听见几声车子发出的“嘟嘟”声,以为是师傅在催我们该返回了,问后才知道是不小心误弄出来的。很多事情也许就是这样,也恰好我想起身活动下,笔记也记了10页,有点累了。

    袁主任起身给我们介绍起了村卫生室、文化室等。因村医生李香华去镇上开会去了,只能隔着窗子向室内探望,60平方米左右的村第一卫生室不多的医疗器械整洁且排放有序,柜子里各类药品也不少。80平方米左右文化室的墙上《农家书屋管理员岗位职责》《图书借阅制度》《文化活动室管理制度》等制度都非常完整,书柜里3000多册书,都按照教育、农业、农机、文学、历史、军事、战争、杂志、健康保健、百科等不同的类型,分别编号进行了整齐的归类放置。

    转身站在由共青团宜宾市委实施建设的天堂村“童伴之家”墙前,“富在深山有远亲”这样的古代文化糟粕,我们的扶贫路上已经赋予了“贫在深山有远亲”新时代的外延,“感恩祖国、感恩社会、感恩父母、感恩他人”已经为贫困村注入了新的文化活力,“文化繁荣让人民高兴”不仅仅是我们建设高兴之县的宏伟目标之一,而是在基层得到实实在在落地落实落细。去年7月10日,是天堂村人永远不忘记的日子,由成都理工大学商学院4000多名师生共同募捐,援建的村民学习室在天堂村党群服务中心挂牌,为村民学习室捐赠的六套电脑、电脑桌椅、书柜和百余本最新版的农技知识、生活健康常识书籍,网络文化扶贫的有效载体在这里得到了、实现了最佳结合。

    “钟立同志于2015年8月按照组织安排到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驻村以来,坚持吃住在村,沉心做事、认真履职、严于律己,严格落实脱贫攻坚的工作部署,跑资金、拉项目、求支持,真心实意为群众办实事,用实际行动赢得了村民广泛赞誉。”这是2017年4月1日,上级组织考核测评钟立书记的简短评语。说起钟立书记的工作,袁主任讲留下印象深的事太多了。其中之一是胡包田组40多岁的杨代均,2014年精准识别的时候他在外务工,不符合贫困户的标准未被列入贫困户,2016年生病检查得了白血病。病魔让杨代均陷入贫困,为了解决好把他列入贫困户的要求,钟书记通过无数次与各级各部门的协调、对接后,终于补进了2017年精准识别系统。

    “一次钟书记组织开展感恩教育,会上讲到感恩父母和家庭,因刚满周岁的孩子生病不能在身边照顾,七尺男儿流下了眼泪......” 也许是我们聊得太多了,或者是太偏题了,袁主任的声音有了一些变调了,带着了一点低沉。“领导一句话,组织一张纸,抛妻别子,一颗红心献给党,选择融入千万扶贫大军队伍成为一员,踏上脱贫攻坚新时代祖国需要的新征程”,这些话语总是在的脑海里来回沸腾、奔跑,冲撞着我的内心和灵魂深处最弱的一页。

    返程下山,刚出村委几百米的天堂组石板田转拱处,因来时我总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晃着的视线,就有意要求让张师傅停车说是需要拍几张风景照片。回首仰望该村委围墙外墙白底红色的“向贫困宣战、向小康迈进”十个大字最是显眼,与山村还带寒意的初春形成鲜明的对比。因天色已近黄昏,还没有来得及过多思考,车子却被不远处装石料的车暂时阻住不能前进了。

    缘是天定,缘分是相遇,无需进行议程设置。这时,恰遇赶场回家的该村天堂组42岁的袁里利,扛着新添置的铝合金洗脸盆架子往家里赶,我们自然聊起了修路和扶贫,他指着不远处才搬迁的新房说:“我今年才脱贫,感谢村两委给了许多帮助.....公路加宽后我修房的运费都节约了很多。”不一会儿,该村七一组的曹云贵骑着自己的川QB291N牌号摩托车,从公路坡下加足油冲到了我们面前,很熟练操作好车子并停了下来。我瞄了一眼他车后载着两包100斤左右的猪饲料,他应该是看出了我的担心,便说:“没得问题,你放心我骑车很多年了,公路在村两委领导下硬化过了,今年又加宽了,骑车越来越安全,再不用肩挑背磨了。”“欢迎你们再来作客,现在我们村变化非常大......”伴随着他们清朗的笑声在山谷间回荡,摩托车、小车、货车礼貌而又有节奏的“嘟嘟”声的远去,伴着天边的一抹淡淡霞光我们各自奔向自己心中的天堂。

    为了谁?

    春回大地,日暖东方,小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

    4月6日,清明假期我带家眷回到老家,在传承传统文化中寄托对已故亲人们的怀念。兄长屋檐下的燕窝里几只小燕子探出了头来,我七岁多一点小女儿撒娇着要用梯子上去看看小燕子们的家,问我它们的妈妈在不在,饿不饿,渴不渴,需要不需要给它们喂水.....惊讶之中,我无言以对无法满足孩子的小小要求,最后还是妻子帮我解了围。人的思绪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它与理性和感性无关,重要是在这一瞬间我只能出门慢步小雨中、在家门前公路上徘徊。又是一年燕南飞,在脱贫攻坚路上一年又一年脱贫一批又一批,我们的帮扶干部们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2018年4月10日,再次来到天堂村已是阳春三月,在燕子的呢喃声中遍地野花盛开,山林间到处是小鸟和谐的伴奏音,让人心旷神怡。

    早上11:10分,我看到了天堂村党群服务中心二楼转角上梯处的墙壁上,“晒家风赞家训”和“礼智仁信义”“忠孝节勇和”等宣传栏十分抢眼,让我不得不及时用手机拍下照片。会议室正面墙上“党员干部辛苦努力一阵子,带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一辈子”的大红标语,四周“入党誓词”“党员的权利与义务”“天堂村脱贫攻坚作战图”“道德讲堂”“夜校信息墙”“廉洁”等内容,总是让我心潮澎湃,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无论脱贫攻坚工作有多难,只要基层一线干部群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切问题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心中的许多疑问与感叹总是能在群众的生产与生活画面中得到答案。

    ▌镜头一:天堂村河心组大地头

    11:30分,涂祥分一家七口人的易地搬迁房已经完成地基建设,她丈夫袁厚银正在搬运建房需要的模板,见我们一行人来了,就急忙放下了手中的活。

    “我们村去年已经通过了贫困村退出检验,怎么你的房子还没有修建好呢?”我对袁厚银说,“今年什么时候能修建好入住哟?你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村上帮助你解决。”

    袁说“去年夏天山体滑坡,造成我家房子成危房不能住了。在钟书记和村领导们的关心下,重新申请的易地搬迁。现在就差砖没有拉来了,争取早一点能修好搬家。”

    我又对他说道:“听说你的孩子罗明练在达州四川文理学院读大学二年级了,也快毕业。以后日子就越过越好了。”

    袁满脸幸福笑着说:“罗明练入学的时候还得感谢村上帮助我们通过团市委申请了6400元的助学金,也奖励了孩子500元,学校对孩子每年有4000左右的学费减免,每年还可以申请助学贷款,这个孩子的生活费平时是他姐姐在外打工来补贴的,我承担得少。现在家里的罗清秀在读小学五年级、袁守涵在读幼儿圆,去年学校也都分别退了几百元学费,孩子们读书的事我也放心多了,操心得少。”

    同行的袁主任接过话补充说道:“为了鼓励这些孩子们,也为了激励全村正在上学的孩子们,让这种良好的风气在村上延续下去,村两委在帮扶单位团市委、县自来水公司以及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前年(2016年8月24日)为每名大学新生送上了500元助学金,以兹鼓励。在钟立书记的倡导下,村委已经形成一种制度,以后每年村里考上大学的孩子,村两委都将给予一次性奖励,暂定为本科500元/人、专科300元/人,而且随着村经济的发展将合理调整奖励额度。”“扶贫必先扶智,治穷必先治愚。”贯彻落实县委“311”脱贫攻坚亮剑行动计划、践行“1+9”精准帮扶工作法,全面落实教育扶持政策、强化宣传引导,让贫困学子圆上学梦、成才梦、求知梦,从而带领全村全力打赢脱贫攻坚战,在天堂村总能找到对标缩影。

    车行驶在崎岖蜿蜒的水泥村道,涂详芬的孩子有姓罗、有姓袁的情况让我不解,通过钟书记了解到她的前夫多年前在煤矿做活养家,出了安全事故成了严重残疾人,从而让家庭陷入贫困。后来在村两委的见证下,她带上三个孩子和丈夫一起嫁给了现在的袁厚银。他们的崇高、伟大、孝义......无论什么词语都不能表达出对他们的敬意,无论我们身处何方,无论身份高低,在高县的每个村落,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不同的时代都在以不同的微剧本、相同的主题被演义得淋漓尽致。

    ▌镜头二:天堂村胡包田组公房头和幸福组鱼池弯

    “老有所养、老有所居。”在脱贫攻坚路上,我们要始终坚持以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化解居住、养老难题。天堂村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虽说不可能做到惊天动地,但却总有相似、相近、相同的点让人去回味、去体会,甚至感动。

    11:49分,走进该村胡包田组公房头处66岁的散居五保户袁里方家里,衣柜、床、被子、桌子、板凳都基本是新的。来到厨房,首先入眼的是横梁挂着16块金黄色的大腊肉,椅子上有两袋米,其中一袋已经用去了一半袋。可能是因主人昨天做农活累了的原因,案板上电饭煲里还有剩下的饭也没来得及清洗。屋角处的鸡窝里面有六个鸡蛋非常新鲜,碗柜上的平板新彩色电视机正在播出中央六频道的《花花型警》电影,一看就是物质与精神相融的小日子过得舒适的川南山村人家。

    当我提到他为什么不去敬老院时,袁里方告诉我,经过村上公示,他修房子得到了2万元的补助,50个平方米左右的新房子是2016年底修完工的,附属生活用房是25平方米左右,2017年搬进来过的大年。现在他每个月有370元的低保金吃饭不成问题,自己身体还硬朗,加上养猪和养其他家禽,他不愿意离开天堂村的一切,自己能好好的生活,尽量做到少给村上添麻烦。

    12:10分,踏入该村幸福组鱼池弯处67岁的李世华家中,堂屋桌子上的花生种剥了一部分,可能是有点饿了的原因,我也边吃边帮着剥花生种。建卡贫困户70岁的散居五保户李世明是李世华的哥哥,与兄弟一起生活,平时起居、吃喝、病痛等都是兄弟在照顾。正在聊天中,还在房后栽玉米苗的李世明也回来了。他告诉我,他的房子是紧连兄弟的房子旁边去年才修好的,已经得到了1万元的补助款,要等验收了还有1万元的补助。

    李世华对我说“他家户口本上是四口人,儿子和媳妇出门打工去了,还有一个儿子已经是湖南怀化市的公务员了。平时和老伴在家务农,带上哥哥一起生活倒也非常安定。自己年龄越来越老也需要人照顾,担心以后照顾哥哥会力不从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上又多了一盘成熟的樱桃,花生的回甜味与樱桃的酸味混合在一起,只有吃过的人才知道,味道难以形容却极好。国学、忠孝、和谐......太多的经典,一起用来形容这一家人都不为过,高兴之县的大地上,总会有千万个类似的音符组成一曲曲美妙的音乐在山岭间轻轻回荡着,值得我们学习和倡导。

    ▌镜头三:天堂村天堂组桃家山处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和任务,近几年来如何脱贫实现天堂村的幸福小康路就是时代对干部们的问卷。

    12:50分,我们辗转到了钟书记住的天堂组桃家山处袁里文家里,袁家2岁半左右的外孙曾加俊看见钟书记来了,老远就跑过来围着他转来转去喊着“钟叔叔”不停,还把手中红得熟透了的樱桃亲自给小钟书记放到口中,我试了几次才得到几颗不太红的樱桃,这待遇让我有点小小不“满”。更意外的是一条大黄狗对小钟书记摇头摆尾,只对着我咬发出“汪汪”声不断,还尾随我到了楼上。进入二楼转角小钟书记的“卧室”,一张床,一个简易衣柜,一把摇头小电扇。最多的是不同的鞋子有几双,有的已经清洗干净,有的见不到一点原样全身是还未干的泥。顺墙右床头柜上放着一些日常生活小用品和几本书以及笔记本,特别是封面浅黄色的习近平著的《摆脱贫困》,我随手翻动了几处,书上勾画过的地方非常多。

    楼下袁主任喊吃午饭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另一个小组的吴副镇长和刘书记也返回来了,与我们一起用餐的还有靠做家具外销挣钱的村民。我提议做体力劳动的同志们还是可以小喝一杯酒,好提精神,结果他们都没有喝酒,大家异口同声说:“得响应国家新要求,无论做什么工作中午不喝酒,免得误事,影响工作。” 中国共产党把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制定各项方针政策的出发点和归宿,作为判断各项工作成败得失的最高标准。无论我们身处何地,在天堂村、在高州大地……无论家国大事,还是生活小事,党的政策的生命线都在得到无限延伸。

    镜头四:太阳塝、屋基田、太坪上......

    13:51分,该村太阳塝处的袁里松热情地把我们招呼进堂屋坐下,正墙上面一个金光闪闪的福画字非常漂亮,福字上面还一张贴着五位(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国家领导人的画像也非常显眼。

    之前我没有特别注意贫困户家中墙上的画,袁里松看我多看了一会画,就对我说:“村上统一给我们贫困户每家都发了这张画,贴在家中让我们知道要学会感恩。吃水不忘挖井人,是我们国家领导人好,是党的政策好才让我们脱了贫,走向小康生活之路。”交谈中,我提到了收入和医疗时,他主动接过话说:“他家是2016年脱贫的,一家5口人,收入以2017年为例:他外出务工收入有1万元左右,女儿和女婿打工收入有2.5万元左右。养猪有1万元左右,茶叶1000元左右,红薯1000斤约300元左右,完全超过了脱贫的标准。”“去年妻子惠庆蓉不小心摔伤住院,得到了自来水公司帮扶人了陈强的大力帮助,医疗费4000元左右,医保就报了3600元左右,自己只出了400元左右。”

    14:18分,在该村七一组屋基田处,本来要骑车去拉饲料的刘文仁也返回给我们介绍起了他的养猪场情况。今年才39岁的他一家5口人,现在养有母猪22头,前几天才卖了100只小仔猪,纯利润1.5万元左右。二百多斤的16头商品猪,只等市场价格在6.5元—7.5元之间就可以卖了。

    14:41分,在该村大塝组太坪上夏胃琼家里,非常干练、热情的她说起三个儿子,脸上总是有掩不住的幸福,却也还是有些许的期盼,眼下大儿子也不小了,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让大儿子早日成家是她的目前最大心愿。家里有6口人,母亲还健在,丈夫王忠前一年下来多数时间在外打工,几年前大儿子高中毕业了也帮着家务,二儿子在读高三,三儿子在读初中。我和她简单算了一下2017年的收入,仅茶叶收入就达2.5万元左右,加上养猪和外出务工收入,也已经远远超过了脱贫标准。夏大姐家的房子是多年前用石头砌成的一层平房,面积应该不少于200平方米以上,房前屋后十分干净。从堂屋、卧室、到厨房,全部东西都安放有序且整洁。特别是厨房横梁上挂着的那几十块腊肉,至少是杀了两头大肥猪过年。说起未来希望,组上还有1.5公里左右的公路,夏大姐非常盼望能早一点硬化。我给她半开玩笑着说:“今天钟书记和袁主任都来了,相信他们会统筹建设好,这个你可以放心。”

    最美人间四月天,天堂村的美景太多,让人留恋。车子一路下坡在小桥处停车,我们下车以走了约10分钟左右到了正在硬化组公路的现场,工人们正忙个不停,不时运送材料的车来往。小钟书记说:“目前我们村组公路总共有20公里左右,已经硬化了80%。这是我们的连组公路正在硬化,还有与落润乡振武村只差1公里左右的联村路,修通更能解决老百姓的出行问题和更加节约运输成本。” 民心路在山岭间延伸,路通人和民心顺,民心所向永远跟党走,就是检验天堂村脱贫工作成效的有力见证之一。

    谁最美?

    又是一个周末。对我们撰写新闻稿件的人来说,法定的例行假日都关系不大。从上次到天堂村采访回来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苦于自己政治理论水平很低,逻辑思维能力太差。我不知道自己撰写这篇文章,能说明什么问题。但小钟在天堂村留给我的印象很深,我很想写写他。

    我的脑子都想胀了,就强迫自己做最喜欢的事,一曲曲不停地听音乐,优美旋律的《十五的月亮》让我入神入骨,歌词串出了我对打赢脱贫攻这场硬仗的真切感受。

    ……

    我守在婴儿的摇篮边

    你寻访在贫困的的天堂村

    我在家里孝敬着父母

    你在脱贫路上值班

    ……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舍小家顾大家,我终于有了思想瓶颈的突破。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6月20日19:15分,在高县庆符镇连心街,小钟的妻子王倩在他们住家单元的三楼接到了我和女儿,引着我们到他们6楼的家里。与千万个家庭一样,客厅里钟立3岁多的儿子钟诣茁的枪类、机械工程类等玩具各式各样,61岁的父亲钟发林在围绕小孙子忙前忙后,对我和女儿的到来非常热情。

    喝着茶,品了李子,又吃西瓜,聊着这个那个。反正聊着聊着,我是有意的,就谈起钟立书记扶贫的事儿来了。当我讲到“你对小钟扶贫的事,又延长时间怎么理解。”时,钟立的父亲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说“这是新时代的需要,我们家里人非常支持他。现在我也退休了,家里基本还能帮着照顾一些。只是希望他要把工作做好,弄懂弄明白党的政策,多帮着村民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已满头银发的老人笑声中始终充满中幸福,眼神里却掩饰不了些许期盼。天伦之乐,天下大家在前、大事大局在前。全县脱贫摘帽不是哪一个人事情,没有哪个人可以置身事外,无论他们以什么样的方式都呈现了最大的支持。

    钟诣茁轻轻的咳嗽声,让我觉察到了孩子应该是感冒了,病状还没有完全好,话题自然聊到了小朋友的成长路上。王倩终于说出了她最需要丈夫在身边的一件事,那是2016年6月初,两岁多的儿子发高烧一直不退,老人们也累坏了。打电话给钟立,得到的回复是他正在村上开会,不可能有时间赶回家里。

    “爸爸过几天要回来哟!”感觉到聊天的氛围浓情了点,我转移话题对钟诣茁说,“你高兴不高兴哟,到时候让他带你和姐姐一起玩好不好?”“真的吗?真的吗?”他一边回答着我的话,一边高兴得在沙发上跳来跳去。

    “我们家里人不敢这样奢望,他能回来当然最好,不能回来都习惯了。”王倩接过儿子的话说,“像今年五一节,商量好的带上儿子回重庆去看外公外婆,因为工作上的事他都没有回家。更别说平时我们朋友之间的往来了,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去。” 我这才知道32岁的王倩是重庆人,大学毕业后考调到高县上班,现在就职于高县农商银行合规与风险部,工作量也比较大,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更有对外地亲人的思念。在这场脱贫国考面前,她学会了理解、学会了成熟、学会了承担。脱贫摘帽里的甘甜,也有你的一半,是对她苍白无力能有的最好感谢!

    6月21日下午17点左右,我走进高县团委的办公室,和几个同志谈起钟立的驻村帮扶脱贫工作,大家不约而同的说:“天堂村近几年变化很大。他进住天堂村以来,带领大家把公路修得非常好。也把团市委‘童伴之家’项目在罗场镇天堂村和兴场村很好的建起来了,再苦再累的工作从来没有听他生过怨气。”大家还给我介绍了钟书记这几年分别获得了镇先进个人、县优秀共产党员、市县2016度脱贫攻坚优秀第一书记等不同表彰,也是团委工作战线上大家学习的榜样。本打算还要到罗场镇党委、县委组织部、团市委去拜访领导们,总想得到领导们和组织上对我们帮扶干部的更多肯定,思前想后,我还是放弃了。“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钟立书记带领村两委,让天堂村这几年的变化超过了50年以来的发展总和。”这是我在天堂村采访路上听到的群众说得最多一句话,有此对帮扶者来说应该足够了吧!

    这篇报告文学对我来说,当今年第一窝小燕子们成长大了出家觅食的时候就可以写好了。可是,踌躇再三,断断续续难以一气成章。写出来能不能发?发了能不能展示帮扶干部们的精神面貌?我现在发稿过时了吧?没有必要了吧?钟立毕竟获得了那么多表彰,从典型的普遍意义来说,应该适逢其时吧。嘀咕、纠集、矛盾,我只能选择在家里的阳台上,听音乐来让我入梦,化解心绪。

    半醒半梦之间,总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来晃去。放眼一看,楼下小卖部屋檐下的小燕子们,不知道几时飞出窝了,在我家阳台前或盘旋,或拍着翅膀在空中瞬间暂停,之后停在电线上嘁嘁私语,象是在说“我们长大了,我们长大了!”遥望天堂村,祝福人们在脱贫后的路上,展翅翱翔未来的天空,奔向建设小康社会的美好明天。

    在新时代习近平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的伟大时代,加快推进高兴之县建设,作为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的高县人,我有且只有进入音乐的梦乡,让一曲《为了谁》来了却我对广大帮扶干部们的最高敬意,让我的灵魂也跟随音符在旋律中得到净化。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 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归……

     

    编辑 杨波 责任编辑 严友忠